<ins id="9h7j3"><span id="9h7j3"><ins id="9h7j3"></ins></span></ins>
<cite id="9h7j3"><span id="9h7j3"><cite id="9h7j3"></cite></span></cite><cite id="9h7j3"><span id="9h7j3"><cite id="9h7j3"></cite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9h7j3"><video id="9h7j3"></video></cite>
<ins id="9h7j3"><span id="9h7j3"><ins id="9h7j3"></ins></span></ins>
<ins id="9h7j3"></ins>
<cite id="9h7j3"></cite> <ins id="9h7j3"></ins>
<ins id="9h7j3"></ins>
<ins id="9h7j3"></ins>
<cite id="9h7j3"><noframes id="9h7j3">

总经理开放日经典语录(二)

(Date:2020-09-02)


知之为知之,不知为不知,是知也?!堵塾铩?/strong>


你知道你所知,又能同时知道你所不知,才算是知。


1.jpg


   人有所知,必有所不知,但界线不易明辨。每以不知为知,以不可知者为必可知。如问世界何由来,宇宙间是否真有一主宰,此等皆不可必知,孔子每不对此轻易表示意见,因此孔子不成为一宗教主。此乃孔子对人类知识可能之一种认识,亦孔子教人求知一亲切之指示。又人类必先有所知,乃始知其有不知。如知马,始知非马,但不知其究为何物。然则我所谓知此物非马者,乃仅知我之不知其究为何物而已。人多误认此不知为知,是非之辨,遂滋混淆。



行有不得,反求诸己?!睹献印?/strong>

   凡是行为得不到预期的效果,都应该反过来检查自己。孟子说过:“仁者如射:射者正己而后发;发而不中,不怨胜己者,反求诸己而已矣?!?nbsp;严以律己,宽以待人,凡事多作自我批评。也就是孔子所说的“躬自厚而薄责于人,则远怨矣?!?/span>


2.jpg


   三代时,有一次,诸侯有扈氏起兵入侵,夏禹派伯启前去抵抗,结果伯启打败了,部下们很不甘心,就一致的要求再打一次仗。伯启说:“不必再战了。我的兵马、地盘都不小,结果还吃了败战,可见这是我的德行比他差,教育部下的方法不如他的缘故。所以我得先检讨我自己,努力改正自己的毛病才行?!贝哟?,伯启发愤图强,每天天刚亮就起来工作,生活简朴,爱惜百姓,尊重有品德的人。这样经过了一年,扈氏知道了,不但不敢来侵犯,反而心甘情愿的降服归顺了。



吾患此身,吾爱此身,患此身者,色身有六贼?!献?/strong>


3.jpg


   为何忧患此身?因为色身有六贼,即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,眼之欲色,耳之欲声,鼻之欲嗅,舌之欲味,身之欲触,意之欲贪妄;所以,众生醉生梦死,没有克念作圣贤的志愿,以致终日尽作些起惑造业的事。一旦造诸恶业,把人身舍却之后,或坠入地狱道,或坠入饿鬼道,或坠入畜生道,辗转於无间之中;所谓:“万般带不去,唯有业随身”。我们当时时存著警惕之心,不造作恶事,借假修真,藉此身以超此性也。



天作孽,犹可违;自作孽,不可活?!渡惺椤?/strong>

   上天降下的灾祸还可以避开;而自己造成的罪恶,却不能逃脱。它强调的是自己造成的罪孽,只有自己来承担,受到应有的惩罚,别无它路。警示人不可作违背良心道德的事。


4.jpg


   商朝,太甲在继位后不久便任意地发号施令,一味享乐,暴虐百姓,朝政昏乱,又破坏汤制定的法规。伊尹虽百般规劝,他都听不进去,伊尹只好将他放逐到商汤墓地附近的桐宫,让他自己反省,自己摄政当国,史称“伊尹放太甲”。太甲在桐宫三年,悔过自责,说道“天作孽,犹可违;自作孽,不可活”伊尹又将他迎回亳都,还政于他。重新当政的太甲能修德,诸侯都归顺商王,百姓得以安宁。
开心五月激情综合婷婷,激情综合色五月丁香六月亚洲,色爱综合激情五月激情